让中国文物回家

十月金秋,踏上回中国探亲访友路途,带走的是并不轻松的消息。瑞典文化部正考虑将东亚博物馆、地中海博物馆和民族志博物馆合并组成世界文化博物馆群(Världskultur museerna)一事,并不令我惊诧,对马悦然等瑞典汉学界人士要求维持东亚博物馆现状的呼声也深切理解。在改组派与维持派之间,似乎找不出一种两全的解决方案。网间舆论中看到,将博物馆重组上升到是否要遵循政治正确之争,甚至有人提出重组之举是多元文化主义下的又一个牺牲品的危言耸听,并借此对瑞典政府大兴问罪之师。这种将文化机构改组政治化以求得社会的关注,并对政府施压的办法,不能长久性地解决中国古文物的保存研究和展示等诸多问题。文化领域中的夕阳产业,是需要扶植还是舍取,是涉及到经济、社会、文化等多层面的选择,是从文化市场上大众的供求关系、从教育意义和效果、以及政府的资助能力来考量的。汉学家们和在瑞华人对东亚博物馆情有独钟,但在全盘中占的分量甚微。以马悦然教授发起的网上签名拯救东亚博物馆的倡议在华人微信群中广为传播,在瑞华人几乎无例外地选边,站到以马悦然为代表的维持派一边,这并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在瑞华人及其社团应该有自己的解决问题的见解。我们应该指出的是第三条道路,即“让中国文物回家”的回归派道路。

Medlem i

I samarbete med

Bidragstagare av

Bidragstagare 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