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文物回家

十月金秋,踏上回中国探亲访友路途,带走的是并不轻松的消息。瑞典文化部正考虑将东亚博物馆、地中海博物馆和民族志博物馆合并组成世界文化博物馆群(Världskultur museerna)一事,并不令我惊诧,对马悦然等瑞典汉学界人士要求维持东亚博物馆现状的呼声也深切理解。在改组派与维持派之间,似乎找不出一种两全的解决方案。网间舆论中看到,将博物馆重组上升到是否要遵循政治正确之争,甚至有人提出重组之举是多元文化主义下的又一个牺牲品的危言耸听,并借此对瑞典政府大兴问罪之师。这种将文化机构改组政治化以求得社会的关注,并对政府施压的办法,不能长久性地解决中国古文物的保存研究和展示等诸多问题。文化领域中的夕阳产业,是需要扶植还是舍取,是涉及到经济、社会、文化等多层面的选择,是从文化市场上大众的供求关系、从教育意义和效果、以及政府的资助能力来考量的。汉学家们和在瑞华人对东亚博物馆情有独钟,但在全盘中占的分量甚微。以马悦然教授发起的网上签名拯救东亚博物馆的倡议在华人微信群中广为传播,在瑞华人几乎无例外地选边,站到以马悦然为代表的维持派一边,这并无益于问题的解决。在瑞华人及其社团应该有自己的解决问题的见解。我们应该指出的是第三条道路,即“让中国文物回家”的回归派道路。

瑞典地质学家、考古学家安特生(Johan Gunnar Andersson 音译名:尤翰·贡纳·岸德颂)自1914年进入中国之后,尤其在二十年代期间,在中国考古挖掘出北京周口店遗址、河南仰韶村遗址和在甘肃、青海等地大量历史文物。随后,他将这些文物运到瑞典乌普萨拉,进行整理、分析和研究,写下大量学术著作,为中国史前文化研究填补了空白。在当时对中国文化研究有高度兴趣和高度重视的瑞典王室的推动下,远东文物博物馆(现东亚博物馆前身)于1926年建立,主要用于收藏由安特生从中国运到瑞典的文物。后根据同中国政府的协议,安特生将其中一半的文物,在研究利用之后,分7批送回中国。另一半文物作为镇馆之宝,在东亚博物馆已安放了整整九十个年头。

从安特生,到高本汉(Bernhard Karlgren),再到现在的马悦然教授(Göran Malmqvist),一代又一代瑞典的汉学家,为研究利用那批中国文物已竭洪荒之力,新一代学者也到了强弓之末。有人说东亚研究在瑞典,不论其正确性有多大,它应该是过去时,不是现在时,更不会是将来时。中华古代瑰宝在当今瑞典的作用,已陷古调单弹之困,"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对瑞典民众而言,舶自东方之物,终为和者盖寡的阳春白雪,难遇知音,不具长久展示的实用性,而保存这些文物的代价将会与日俱增。

即使离开民族的背景来作客观评价,仰韶文化的文物,在斯德哥尔摩展出和在中国河南、陕西等地展出的效果,对受众的影响力是完全无法比拟的。1970年,在西安半坡遗址博物馆参观,对当时少年的我产生的巨大震撼力,四十多年后依然未消。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仰韶文化这个词,只是没想到它同瑞典一个叫安特生的考古学家有如此渊源。

考古不仅仅是研究和还原古代文物的用途和价值,更重要的是对人类根源的寻找,对人类社会进化的佐证。历史文物和艺术珍品,都必须在发源地、发掘地被世人欣赏,才是最恰如其当、最具存在意义的。中国文物的价值体现之地、中国历史文化的研究权威之地,应该是在孕育和发生的那块土地之上。过去战乱时期的中国没能做到,也不可能做到。而如今和平崛起的中国,完全可以做到。对回归古文物的妥善保护和深入研究,中国一定会以长久压抑后的爆发方式显现出来,使历史研究的缺憾得到更完整的补偿。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流失到境外的中国文物约164万件,分散在全世界47家博物馆,而海外民间的收藏预计是馆藏的10倍。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因战争、不正当贸易等原因,超过1000万件中国文物流失到欧美、日本和东南亚等国家及地区。从西方追寻对中国历史的记忆,这是历史造成的遗憾。让这些文物回到中国,已经到了历史关头,这个进程总要有个起点,这个起点在哪里?希望它就在瑞典,在瑞典的东亚博物馆。

中国文物落脚到瑞典,不同于诸如八国联军以武力抢夺掠到欧洲的途径。瑞典基本上是以探险考古或某种合作形式获得的。安特生同北洋政府签署的协议是先运走研究利用,后归还半数。现在看上去是一种柔性的不平等条约,但客观上对中国文物的研究和保护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特别是留在瑞典的那一半文物免遭二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掠夺,不能不说是一种"因祸得福"的侥幸。这些文物在瑞典的九十余年间,受到包括国王在内的东亚学者和汉学家的青睐,也是经历了一段为知己者荣的光彩年代。正因为有这个历史背景,这批留瑞的中国文物最有可能经过两国政府的协商安排,重归故里。

我们不反对瑞典文化机构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和社会需求进行合理化改组,我们也不反对汉学界乃至知识界、侨界对中国古文物情有独钟的坚守。但我们更希望瑞典的政府、民间、学界和华界都能理解和支持让中国文物回家的举措,让这个百年课题得到终结性的答案。这将会成为让瑞典政府、瑞典汉学界和中国亿万民众三全齐美的解决方案,也将会成为瑞中友好关系史上新旧贯通的一则美谈而流芳于世。安特生、高本汉等东亚博物馆诸位先贤若在天有灵,亦当含笑九泉。

本人提出的这一初步建议,首先希望得到在瑞华人和华人社团的鼎力支持,将其补充完善,并译成瑞文和英文,通过网络广招共识,促进中瑞政府通过协商达成一致,最后达到让中国文物回家的目的。历史文物如同不会说话的海外父老,若有灵有知,它们也会有叶落归根的情怀。帮助它们回家,是海外的炎黄子孙对先辈敬孝的一种方式,让我们开始吧!

瑞典华人联合会名誉会长王吉生 2016-10-10 于金陵城下


打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