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华联夏令营

7月29日至8月1日,瑞典进入盛夏,斯德哥尔摩麦拉伦湖畔的龙舟半岛Drakudden再一次响起一群讲华语人们的欢声笑语。2019年华联夏令营开办了!


这是在夏令营活动休眠几年后的重新复活,休眠的原因是广受会员们欢迎的冬令营办得太火,而组织者又是同样一拨人。他们的时间精力有限,顾此失彼在所难免。在2018年华联理事会上,不少人提出恢复夏令营的建议,众望难却,营长周盈横下一条心,一年之内办两个营。人们敬佩组织者敢于承担,勇于付出,因为他们一经承诺,必有硕果。

 
从今年夏令营报名的情况来看,120人的极限达到,爆满的情形让人更加充满期待。从人口大国来的人,从不因热闹而畏惧,人们更渴望是久违的团聚和百川合流之后的舒坦从容。


以食为天

煽风点火

圈内人都知道,华联夏令营最过硬的是爸妈炊事班各具特色的硬菜和坚硬的稀粥。孟丽萍司务长轻车熟路地组织家长们的分班,将一日三餐落实到每一个菜。公社食堂在全球范围但凡有成功案例,华联夏令营应该算上一个。


自助食堂

夏令营期间,成年人每人承担一次炊事班工作,人不分中外,手艺不论高低,大厨和帮手功劳均摊。原来组织者想评出个最佳炊事班,但影响因素太多,评定难以服众,只好作罢。敢打包票的是,夏令营120人的饭菜顿顿香美,谓予不信,下回来尝!

大显身手

慰问演出

舍我其谁

就连孩子们也要有所贡献。点心制作,他们是认真的,也是一丝不苟,绝不浪费的。

不必洗锅

 


落杆得胜


拧一股绳


欲速不达

共同追球


腿残志坚

华联夏令营的组办,不能不提到营长周盈,以及这个女强人背后更坚强的男人:刘波。这两口子在操办冬令营时就开始用脑子的另一半盘算夏令营了。可不幸又不巧的是,开营前几天,刘波开越野车进林子里去采蘑菇(贫穷的人们无法企及的想象),神一般的操作,让车轮在自己的腿上象压路机一样碾过(平庸的人们无法设计的套路)。消息传出,人们在听到晴天霹雳之后,疑云四起;夏令营还办吗?刘波在微信群里很快发声,安抚众人,夏令营不见不散。不同的是,今年的夏令营少了只有他能操作的下网捕鱼的环节。除了几次应约去医生那里医治,营地里总能看到他拄着双拐的形影,并不时对营长周盈发出掷地有声的四点指示。虽然有点缺憾,但今年的夏令营从效果上比以往毫不逊色。华联的成功背后总是能看到有一批甘于奉献的人默默地付出。马尔默华鼎协会的王珺会长和厄勒布鲁华人协会的罗建华会长,她们的言行举止就是在为华联做宣传。


纤夫的爱

夏令营的时节最适合于游泳和划船。每届夏令营都有划船比赛这一项目。今年这几天遇上刮风,30日的比赛推迟到31日。早上风平浪静,不一会儿又风起云涌。没想到第三批赛船出发后,一阵大风,把三只小船先后掀翻,让岸上守望的人们担心牵挂。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在瑞典长大的孩子训练有素,把救生衣拉链拉开,拿出哨子报警求救。岸上营员见状,立即拨打报警电话,周围水边居住的联防队员立即开自家机动船前来帮助。三船落水者获救上船后,女孩们的坦然和谈笑风生反倒让大人们吃惊不小。


一场有惊无险的“翻船”比赛结束时,岸上的人们早已经备好了姜糖水和干毛巾列队迎接溃军归来。如果说翻船事件是这届夏令营唯一的败笔的话,这次事件中的救援行动和团结友爱精神的体现,从另一方面大大补偿了意想不到的缺憾。特别是水上英雄Jan杨大哥的表现,受到营员们的一致赞扬。

孩子们玩得痛快,大人们聊得开心,这些是检验夏令营是否成功唯一、唯二的标准。今年参加夏令营的家庭,有几户是第一次来。三天的友好相处和频繁接触,使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家庭间关系,小朋友之间的相互关爱更是温暖人心。

互助友爱

奶爸带娃

瑞典男人最值得学习的地方是带娃有方。一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赶,瑞典奶爸赶羊群的能力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

一拍即合

当年文青

每次结营前的晚会是整个夏令营活动的高潮,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除了斯京春晚之后的斯京夏晚,其最大的特点是,表演的参与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华人家庭的孩子在音乐教育上起跑早、成熟快,吹拉弹唱都有两下子,一有机会就露一手。老一代人所处的条件没有那么好,但是一把简简单单的口琴也能勾起对往日时光的回忆,简单的旋律也能声入人心。

妈妈们有动人的孔雀舞和追赶时尚的拉丁舞,爸爸们一改生活中拘谨常态,赶学了一段最不着调的街舞。他们自黑的勇气和怪异的动作着实让孩子们笑得前扑后仰。

 

漂亮妈妈

嗨到极致

8月1日中午散伙后,各家各户在回家路上往圈子里发微信,表达对夏令营的恋恋不舍和对组织者的感谢。许多人已经有言在先,明年开营,后会有期!画家吕长琳表示,下次再来一定带上画架,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和美景都记录下来。



2019年夏

 

 


打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