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司机冯强点赞

⼀转眼已经到了元宵节,今年这个年过得很另类,应该是这⽣中最值得记⼀笔的春节了。

从24⽇除夕华联紧急会议吹响⽀援武汉抗疫募捐号之后,数百⼈响应,过百⼈参与组织活动,从⽂宣到募捐,采购,物流到财务各个环节,热⼼⼈来⾃四⾯⼋⽅,各个阶层,在这⾥,爱⼼和热情在这⾥交融,汇聚成⼀股热潮。⼤家分⼯⽽不失协调,同步⼜有互补,社团之间也开展了空前的合作。统筹组的各组负责每⽇⼗⼏个⼩时的投⼊,各种困难挑战,犹如冬⽇饮⽔,冷暖⾃知。

1⽉30⽇,第⼀批紧急防护物质在瑞典商会协助下借申通快递的绿⾊通道经芬兰出发⻜往中国上海。2⽉2⽇抵达上海海关,经过繁琐程序通关后,接下来是漫⻓的等待!我们紧急赶发的紧急物资却只能趴在上海货仓等待,等待能送往疫区的司机!按照疫防规定,凡进过武汉疫区的⼈员都要经过强制性隔离措施,检查⽆事后才能再出任务,这⾃然造成了合格司机的严重短缺,当然也有⼀些司机因为对疫情的恐惧后不愿冒险赴运。我们等了整整3天!

这等待的3天,谣⾔四起,猜测纷纭,对华联组织者和物流公司的压⼒⼭⼤,⼜⽆法公布于众,怕引起更多恐慌。这真是煎熬的三天,相互考验⼈性,耐性和理解⼒的三天!对奋战在⼀线的武汉五医,作为对点接货⼈,那种期盼的⼀次次失望⽆助更是别⼈难以想象的。

6⽇凌晨,终于接到准确消息,⼀位⼭东潍坊的司机⼩哥从江苏看到征聘⽤司机的消息,挺身⽽出,单独接下了这个单⼦,这位司机,叫冯强,家有妻⼩,⼉⼦5岁。在别⼈犹豫退避的时候,他”在这种困难的时候,我不去谁去?”, ⾛上了这漫⻓⽽危险的⻓途运程。

这18个⼩时的路程,冯强只短短休息了2个多⼩时,按照约定,他可以把货送到疫区外⾯的城市,让五医⾃⼰去取,但他没多考虑,直接送进了武汉。按照⼊疫区要求,先去武汉红会报到,办理具体⼿续,由于红会内部整顿后⼈员变更,耽搁了2个⼩时,才将物质送抵五医。


从当地五医接货⼈贺先⽣发回的照⽚看,五医的地区环境很杂乱,⽐我们常看到的国内五星医院相去甚远,接货的医务⼈员,装备很简陋,我们的货迟到了数⽇,但她们脸上依然只有感激和感动,没有抱怨。在冯司机的⾼⼤身影旁边看到那⼏位娇⼩的护⼠,觉得我们这些⽇⼦的压⼒和努⼒,都是那么值得。


这场募捐活动,有那么多⼈需要感谢,有那么多事值得记录,但这位⼭东司机⼩哥,最值得记忆。笔者在他回程休息的空间找到了他,连线问候,他⼜接了⼀批医疗物资转运⼭东,⾯临的会是暂别妻⼉的14天隔离。问他愿不愿意接受⼀些奖励,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切都是那么⾃然。

这次抗疫战中,我们赞美了吹哨者,我们赞美了医护⼈员,但此刻,我只想赞美这位普通的货运司机,愿他⼀路平安,阖家安康!最后冯强还是同意了真名进⼊我们的报道,我相信中国有很多冯强,中国,很需要更多的冯强!

华联监事蒋洪斌
2020元宵节于斯德哥尔摩


打印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