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瑞典国庆节国王和首相的讲话

卡尔古斯塔夫国王国庆节讲话节选:

 当我站在此地,自然而然地想起去年国庆节的那一刻。那时,没有人知道瘟疫大流行会在瑞典猖獗多久,还会有多少人以何种方式受到牵累,医疗体系还要经受什么考验,我们还要坚持多久。

 对瑞典的考验还没有完全结束,所有人都各自承担着重大的责任,都还要继续谨慎从事。不过,现在已经进入了我们所期待的阶段,到了我们国家困难时期的尽头。

 瑞典上下,每天数以千计的人们在医院、在展览大厅、在教堂接种疫苗,病毒的传染在许多地方出现缓减。病人能得到康复的更多了,需要进重症监护室的更少了。

 此时此刻,我们可以展望新的时代,展望瘟疫大流行之后的瑞典。

 

瑞典首相Stefan Löfven的讲话

各位朋友,

请问有比初夏的瑞典更美的时刻吗?香飘四溢和光照长昼预示着夏日的来临。

六月六日,我们瑞典人,在全国大小城市,工厂农村,庆祝瑞典和这个国家值得我们骄傲的一切。社会的福利、自然的美丽、以及使得瑞典变得强大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团结。

我们都是一个共同体中的一部分。瘟疫大流行期间,此理更是显而易见。我们都在得到别人的帮助。我们保持社交距离,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同类。我对此引此为傲,心存感恩。

然而,危机未了。瘟疫大流行还在制约着我们的生活。许多人失业,许多人患病送医,许多人失去亲人。目前成功进行的疫苗接种至关重要,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瘟疫大流行的结束正显现出来。当疫苗接种轮到你时,你就去接受它。让我们一道面对危机,我们将把我们的国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一道向前迈进。

朋友们,乌洛夫·帕尔梅(前瑞典首相、瑞典社民党主席)曾经说过:“我认为,我们跟未来的联系实际上就在于孩子们。人们从孩子们的身上看到未来如何发展。因此,我们对全社会的孩子担有共同的责任。我们不要总说我的孩子,你的孩子,而是说我们共同的孩子,一切人的孩子。所以,孩子们应该被放在优先的地位。”

我的生母没能够照看我。我在10个月大的时候,来到了(Iris och Ture Melander)米兰德尔夫妇充满着爱意的一家。能影响到我个人一生的方式可以很多。我本可以感到愤恨,感到失望。但正是那个强大的社会接纳了我,让我和每一个孩子一样,有权得到抚爱和安全。

这就是我的故事,也是我对所爱的瑞典的描叙。每当你感到无力时,你要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共同体的一部分,这个社会在照看着你。

我并不贫穷,作为一个养子,我过上了一个很好的生活。我得去上学,去感受学习新东西时伴随的惊心动魄。我得到第一份工作是我在十四岁那年,在Gålsjö 山沟里清理树枝。这份工作给了我自信,同时还有自由,搭建自己未来的自由。

后来我到Ådalen干原木分拣的工作,那时遇上了一位电焊工,引起了我的兴趣,几年后,我开始接受这方面的教育。

现在,我以瑞典首相的身份站在这里。依然有些人置疑,一个电焊工怎么能有足够的本事来领导一个国家。这个问题不在电焊工,而在于提出置疑的这些人。

2014年,我们社民党人在大选中意识到,瑞典这个美好的国家有些破败了。过去我们长期共享的东西倒退了。2014年胜选后,我们改变了我们国家的方向。通过一个个步骤,一笔笔预算,一项项改革,我们把瑞典建设得更加强大。

冠状病毒危机把我们社会构架中的强点和弱点展现得明白无疑。我们不能让这个社会再回到瘟疫大流行之前的状况下去了。我们将携手共建一个更加强劲的国家。简而言之,进入一个新的政治格局。

我们遇到了30年来最大的经济危机。自我们执政以来,有30多万人获得了工作。瑞典有能力直面瘟疫大流行。由于知识提升,我们现在有15万以上的教育空缺可任人挑选,人们可以从新开发的领域中得到新的就业。

眼下,瑞典的新工业化进程开始了。它需要巨大的投入和数以万计的新就业岗位。气候危机是我们这个时代生死攸关的命题。但气候环境给瑞典提供的是一个可能性。一个将产生更多就业,把社会建设得更加完善的可能性。

当我们投入到2014年大选工作时,我们意识到,社会福利多年来被忽视了。所以,从执政伊始,我们就对福利给与了历史性的大投资。这些投资为学校、医疗和护理提供了10万人以上的就业。

瘟疫大流行更加明显地证明,有一套运转良好的福利体系是多么重要。同许多国家不同是,瑞典所有的公民都享有同样的福利条件,从医疗卫生到老年护理,到学龄前的教育。与此同时,我们已知的、长期存在的缺陷在瘟疫大流行期间变得更为突出。

在疫情期间,那些站在医疗卫生和老年护理第一线的人们,是他们拯救了生命,或在别人生命结束之前伸出过援手。他们需要的不止是掌声和感激,他们需要的是更好的工作条件和更多的工作同事,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由福利制度支撑的、更强大的社会。因此,政府对医疗卫生和老年护理加大了投资。

现在,很少有人要求大幅度降低税收,很少有人要求扩大私有化或 要求社会减少管控。实际的情况恰恰相反。不论你是居住在Järva还是 Järvsö,在Jönköping, 还是在Jokkmokk,那里的福利体系都值得你信任。福利制度将成为我们国家的骄傲。所以,我们把福利制度放在首位。

朋友们,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切从孩子做起!一个强大与平等的社会是建立在学前教育和中小学教育基础之上的。瑞典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最平等的学校。社会的差距是由学校来修补和抹平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市场化实验和缩减开支阻碍了学校的发展,使学校削弱了对知识的关注,加深了种族隔离,扩大了贫富差距。受到影响的不仅是某些个人,它破坏了学校的效益,危及到社会的凝聚力。

自2014年以来,政府就在为瑞典的学校纠偏,把学校的中心放到平等和知识上来。但要做的事还很多。其中之一是,我们要废除私立学校不公平的排队制度,社区学校和私立学校采取统一的入学条件,改革学校投入,使资金按需分配。只有这样,瑞典的学校才能重新变成世界上最好的。

我有感到愤怒的事情。犯罪团伙的蔓延,使得我国人民生活在不安和恐惧之中。这些罪犯在践踏普通的人民。我不能忍受的是,孩子们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有人被谋杀。还有令我吃惊的是,我们国家许多孩子在家庭暴力的环境下生存。这种现象再也不能继续存在下去了。

男人对女性施暴和严重的团伙犯罪,这两个问题是本届政府最优先考虑要解决的问题。令人发指的暴力在摧毁社会,破灭梦想,泯灭人生。

朋友们,所有的儿童都有权享有免于暴力的生活。所有的家长都不该在接到电话时听到“你的孩子被人开枪打死”。为孩子送葬是每一个家长能经历的事中最虐心的一幕。

团伙犯罪由来达数十年之久,它不会一夜间消失。任何以为这么巨大的社会问题可以一夜之间就得到解决的想法是天真的。警方认为,警力加强势在必行,如同学校和社会服务要加强一样。所以,打击团伙犯罪,本政府有三项优先之举:

对于黑帮团伙,我们毫不妥协。我们强化了60条惩戒,警察手中的武器获得更新,警力增加了5000人,还有5000人正待补充。

我们要做到,不让一个克朗进入犯罪网络中。

我们将阻止犯罪团伙的新增。因为,团伙中的一个罪犯当啷入狱,会有新人取而代之。那些引诱男孩子(通常是男孩)涉入严重犯罪的人必须受审入狱。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严厉措施初见成效,就连罪犯们也清楚。近两年来,已有1000以上的罪犯被抓捕,也就是说,他们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与此同时,躁动的暴力还在惊扰着居民小区。控制严重犯罪的广泛行动还在继续,我们绝不收手。

因为人们必须知道,社会永远比黑帮强大!

朋友们,我知道,人们有时会感到无助。但我想让你们听一听Astrid Lindgren (瑞典著名女作家)曾经说过的:“我们都期待和平。我们有没有可能在为时不算太晚之时得到改变自己的机会?能不能学会让自己远离暴力?想要成为新型的人类,很简单。怎么做到,从何开始?我认为,我们必须从基础开始,从孩子们开始。”

在瑞典,孩子们要到学校去!

在瑞典,孩子们要看到父母上班去!

在瑞典,男孩女孩都不该别无选择地看着罪恶在眼前发生。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一道把社会建设得更加强大!让所有的孩子们能感觉到,光明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让全国的城市、乡村、工厂、郊区都充满希望,希望眼前美好的日子是属于我们的。

谢谢各位的聆听!

2021年6月6日

Medlem i

I samarbete med

Bidragstagare av

Bidragstagare 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