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谈天说地和之下的分栏目的一切内容由作者负责,与瑞典华人联合会无关。

欧洲议会(瑞典文亦称欧盟议会)每5年选举一次。欧盟28个成员国按五亿多人口比例分配总计751个议员名额。欧洲议会和由28国政府首脑组成的欧盟理事会构成这个地区的立法和决策机构。所以,欧洲议会的选举对欧盟各国公民有着不言而喻的重要性。522日至25日,瑞典全国有投票权的公民前往居住地所设的投票站点投票。

EU-val2014b

今年瑞典的总投票率从2009年的43.8%增加到2014年的48.8%。虽然不到有选举权公民的一半,但比欧盟平均的43%投票率略高出一点。也许有人会问,瑞典四年一度的大选,民众投票率高达80%以上,为什么欧洲议会的选举投票率如此之低?笔者的感觉是,一来有民众对远离自己的机构有陌生感,看不出它能发生多大作用,自己的票影响力有多少说不清,搞不好还是帮了倒忙;二来有民众对官僚机构过多持批评和抵制态度,欧洲从北到南差别很大,欧盟解决不了大的问题,一帮养尊处优的欧洲议员在那里瞎耽误工夫;三来有人认为欧洲一体化条件不够成熟,经济危机之下,瑞典裹在其中,有被劫富济贫的感觉。另外,在部分民众眼中,离自己生活越远,层次越高的机构,值得关注的必要性越小。记得曾在瑞典少数族群合作组织中同其它族群代表谈论起瑞典大选时,许多人说他们只对市级议员选举有兴趣,因为那些是认得出、听得到、找得着的人。普通居民收入所得税主要是交到市级,用在市级。市议员选对了,居民有实实在在的利益。而省议会、全国议会政党纷争较多,中央政府爱谁干谁干,好坏差不了多少。这种比较普遍的说法在我初次听到时震动还是不小。因此,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一说法描写部分民众的心态和行为可能是比较确切的。但这不影响欧议选举的重要性和对选举结果的分析。5月25日之后,投票结果公布如下:

EU-val2014

政党名称中瑞文对照:M温和党Moderaterna         C中庸党Centerpartiet     FP人民党Folkpartiet     KD基民党Kristdemokraterna       S社民党Socialdemokraterna     V 左翼党Vänsterpartiet       MP环境党Miljöpartiet     SD瑞民党Sverigedemokraterna   FI女权倡议党Feministiskt initiativ

另有2.9% 的选票投给了更小的党派或个人,不够得到席位。灰色虚影为2009年得票百分比。执政的大党退败较大,25日晚投票揭晓时,上电视的温和党人笑得比哭还难看。社民党保持第一大党,没输就是赢,不溃就算胜。社民党Löfvén乐万主席上任后面对的第一场选举,如同第一次相亲,不被拒绝就可以继续下去,他表现出的乐观与兴奋同得票率完全不对等。受益最大的是绿色的环境党,上升到第二的位置,一夜狂欢;灰色的瑞民党是偷着乐,以至于投票结果出来后,党的领导人激动得无话可说,无声胜于有声;女权倡议党再次发扬反潮流的气概,就像她党名的缩写F!一样,i字母要小写,还要倒过来,用感叹号代替。见字如见人,Schyman舒曼女士瑞共气质到什么时候都是如影相随,主张男女平等,反对种族主义,不可能没有她的声音。

如果用数字化方式来概括今年瑞典的这场欧选,恐怕也可以归纳出个1.2.3.4。

1.女权倡议党以一匹黑马的形象冲进欧选,得到了欧洲议会的一个席位。这是瑞典的第一次,也是欧盟范围的第一个以女权主义政党的面貌赢得的席位。这一创举必然会影响和波及到瑞典和欧洲其它国家的政党政治中。女权主义形象会和当年的绿党一样风靡一时。

2.环境党得票率第二,很少有人能想到这个结果来得这么快、这么真实。欧选前10天,《每日新闻》 刊登环境党两位发言人(相当于两主席)奥萨罗姆松Åsa Romson 和古斯塔夫弗里都林Gustav Fridolin署名的大选纲领,题为《环境党要成为瑞典政治中的第三阵营》。他们表示:环境党虽然同社民党结成红绿阵营,但今非昔比,我们并非对所有问题的理解都一样。这些不同点不妨碍合作,我们只是用自己的观点形成有别于红党与蓝党的第三种力量。6月1日环境党在哥德堡召开的党代会上,女权主义形象也得到了体现。新的大选纲领加入了男女平等的章节,环境党在大选中提出的主要议题将是气候、学校、就业和男女平等。

3.在红绿为一方的左风上升的同时,极端民族主义的右风也是刮得让人睁不开眼。瑞民党此次欧选得票率是五年前那次的3倍,几乎是总票数的十分之一。这么个党能得到这么多票,有些人表示难以置信,有些人表示触目惊心。为了欧选,瑞民党花费1500万克朗宣传造势,真没少下功夫。因为移民问题,希望瑞民党发声的民众从左到右,从老瑞典到新移民,基本上全光谱辐射出来。这个结果无疑是给主要大党敲响了警钟。而欧选期间,人们对欧元问题、叙利亚难民问题、进口猪肉含抗生素过高问题、吉普赛人大量流入瑞典沿街乞讨等令人担忧的问题的深切关注,都多多少少地被瑞民党借题发挥地利用上了。

4.最具悲剧色彩的是执政联盟的盟主温和党。尽管Reinfeldt雷因费尔特首相和Borg伯格财政大臣等党的领导人四处游说,得到的选票却跌破预期15%的底线,连14%都不到。温和党看似危机四伏,听似楚歌四面,但雷首相沉得住气,仍显得四平八稳,总是有理。雷因费尔特振振有词;不是党误解了选民,而是选民误解了党。笔者不免杞人忧天,担心这种误解从春季延续到秋季,成为解不开的结。

欧盟议会选举往往会是民众向大党宣泄不满的出气口,大党的不作为或态度的不明朗,成全了处于在野地位、指指点点的小党,这基本上是规律。加之温和党和社民党都犯了相似的错误,把宝压在老议员身上。他们在欧洲议会中鲜有建树,作用平平,而此时只有寻找有吸引力的新人,才能激发选民的广泛支持。基民党在颓势之际,聘用瑞典电视台知名节目主持人Lars Adaktusson任欧洲议员候选人,此次欧选为基民党争得不少选票,是个很成功的例子。更关键的是,温和党和社民党两大政党的领导人都没有抓住民众的普遍关切:如环境、男女平等、反种族主义和移民等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表态被环境党、女权党、左翼党和瑞民党主导了。尤其是瑞民党的支持率是上届欧议选举的三倍,这完全是大党的失误和民众关切之间产生了空档造成的结果。

瑞典大选每四年一次,欧盟议会选举每五年一次。今年两大选举凑成一前一后,是少有的大选年。欧议选举被视为瑞典大选的序曲,有一定关联,但结果不能相提并论。欧议选举和瑞典大选的区别类似于情感与理智的区别。拯救欧洲,需要有人登高呐喊,鞭长莫及之处,人们会动感情;而在把本国社会管理权力转让给谁的时刻,人们理性的选择起着主导作用。2004年欧议选举,温和党支持率不高,但并没有妨碍它在2006年瑞典大选中大胜。而那时给欧盟找麻烦的新党Junilistan六月名单党在欧选中获得14%的选票,得到3个欧洲议会席位,而在两年后瑞典大选中得票率为0.47%,连进国会的门把都摸不着。2009年盗版党Piratpartiet也曾红极一时,收进大量青年人的选票,进入了欧洲议会,但它与本国政治涉及不多,在大选中无足轻重。正确分析和解读欧选结果极为重要。此次环境党大举获胜,如果党的领导人被冲昏头脑,有可能会在不久到来的大选中影响与红党的合作。红绿阵营有女权党的加盟,看似胜券在握,但如果环境党突出它的第三阵营作用,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掉。瑞民党在大选中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也不容高估,因为它在参议国家大政方针方面没让人看到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对欧盟各国传统主流政党造成强大冲击,不光是瑞典现象,更是欧盟现象。右翼的种族主义倾向的政党在法国、英国、丹麦大行其道,瑞民党在欧洲议会中有机会同它们同流合股。当他们打出“全世界民族主义者,联合起来!”这个自相矛盾的口号时,人们都会问,民族主义在一国都不可能实现,他们利益狭隘,相互冲突,怎么可能联合到全世界?唯一能理解的是,这些势力的集聚,在欧盟内部形成一股逆一体化潮流。往后的欧洲议会成为民粹主义和反移民的论坛不是没理由的担忧。也许这是欧盟发展进程中的一段必然经历,关键的问题是它会持续多久?25日那个星期天之后,欧洲主流媒体有把此次欧选描绘成欧盟级的大地震。传统老党、大党的移位,改变着欧洲的政治格局。若此言不谬,九月瑞典大选的余震也不会太小。前两年,瑞典社会普遍认为个别执政小党(中庸党或基民党)在2014年大选中将从全国议会中出局的看法,现在看来不大现实。九党争位,小党以削弱大党来壮大自己的趋向初见端倪。权力再分配会使瑞典政党政治变得更为复杂。不论是雷首相继续执政,还是乐主席取而代之,掌声之后定有雷声,多党组阁的过程会经历一段艰难谈判的道路。

王吉生 2014年6月

联系我们

华联秘书处 KRS Kansliet, Holländargatan 27, SE-113 59 Stockholm.  www.huaren.se,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Bankgirot Nr: 350-2382

华联会员组织:连各个协会

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华联公共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