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谈天说地和之下的分栏目的一切内容由作者负责,与瑞典华人联合会无关。

    瑞典的九月,早晚已是凉风习习,而各政党的选战却在人们政治生活中全天候地不断升温。只要迈出家门,路边街口,广告牌上一张张迎接选票的灿烂笑容透露出瑞典女士们和先生们最大的魅力。广告语的文字精练程度和穿透力都达到叹为观止的地步。特别是社民党同志们Vi kan inte vänta不知是做“我们无法等待”还是做“我们等不急了”理解。屈指一数,还有10天,人们将走向投票站点。

     以温和党、中庸党、人民党、基民党组成的执政四党联盟在8月26日把在新任期内将实行的政策作为大选纲领提出,并说明许多建设性建议将在公共财政允许的条件下付诸实施。以社民党、左翼党、环境党组成的在野的红绿阵营于8月31日公布大选纲领作为回应。以下用对比的方式将双方主张的要点列出,左边红色为红绿阵营部分,右边蓝色为联盟阵营部分:

儿童家庭

•(在经济许可的情况下)降低幼儿园收费上限。家庭中第一个孩子最高为900克朗。

•孩子有权接受每周30小时学前教育,而不论孩子是否有兄弟姐妹或父母中是否有失业者。

•提高父母照看孩子请假的补贴金。

•对单亲的儿童家庭,提高儿童抚养津贴和住房补贴。

•增加幼儿园师资,目标是每5个孩子有一名工作人员。

童家庭

•父母照看孩子假期每年可达30天。

•在住房补贴中提高对孩子的特殊补贴部分。        

2012年一个孩子家庭每月350克朗,两个孩子每月425克朗,三个孩子家庭每月600克朗。

 

青年和就业

•雇佣失业青年的雇主在支付该青年工资时免交雇主税。

•对给青年人提供实习和培训岗位的雇主给予补贴。

•终止现政府的对雇佣青年人的雇主实行普遍降税的做法。

•提高失业保险金的上限,每日补贴金额从目前最高的680克朗提高到每日最高950克朗。使月收入25000克朗的人,能拿到的失业金是工资的80%。

•继续采取步骤,使80%的失业者能领到原工资80%的失业金。

•降低失业保险金额。每人每月一律80克朗。

•在高校、职业高校、成人教育和以提供就业为目标的劳动力市场教育机构中增加44000个位置。总共提供10万个新就业岗位和实习培训岗位。

青年和就业

•青年学徒试用期延长到18个月。

•对接受学徒课程的高中生提供学徒工就业安置。

•对愿意就读于成人学校拿文凭的青年失业人员给予更高的学习津贴。

•2011年给职业介绍所增加2亿克朗拨款。

•提高对长期失业者提供就业的特殊就业资助。

•2011年提供更多的成人就业位置。

•青年人在试用工期接受较低的工资和较差的就业保障条件。

•将更多的钱用于就业引导和青年保障上。

 

老年人

•对老人的税收降减总额度为100亿克朗。比中右联盟建议的多25亿。

•老人支付家政服务费高限为每小时100克朗。

•提高对老人的住房补贴。

•(在经济许可的情况下)退休者和工作者同等水平纳税。

老年人

•有权将工作年限延至到69岁。

•对开业从事照看老年人的合作方给予启动津贴。

•2011年对退休者征税减少75亿克朗,也许往后能进一步减23亿。

•拨专款,鼓励社区政府让老人能继续居住在一起。

医疗

•将领取疾病保险金的上限提高到每月3万克朗以上。

•废除在领取失业保险金期限上所制定的所谓一刀切做法。

•医生自由开业权应予废除。

•大学医院和大区医院均不得出售。

•(在经济许可的情况下)青年免费享受牙医治疗的年限从目前的19岁提高到24岁。

医疗

•全国性投入以减少医疗事故。

•自2012年起,针对牙齿健康最糟的人加大牙齿保护的资助。

•继续数十亿的投资,鼓励各省缩短病人看病排队的时间。

•严格执行看病保证,降低最低容许的等待时间。

•以特殊的投入缩短急诊等待时间。

•通过立法规定全国各地的病人享用同样权利。

税收

•在下届政府任期内,房屋维修和扩建劳务费中附加税减半的做法予以保留。

•对月收入4万克朗以上的人增加税收,并逐步减少纳税上就业免税部分。

不再对工资收入者进一步减税。

•居住在市场价格6百万以上别墅的住户将多交房地产税。

•出售房地产获得利润的卖主交纳利润税将不得转为推延税,并逐渐取消推延税的有关规定。

税收

•对就业人员工资免税部分,减免总税额达120亿克朗。

•提高(个人所得税中)缴纳国家税的起点。按此项少收30亿克朗的税。

•提高烟(13%)酒(8%)类商品的税收。

•调查是否可以取消房地产税。

•对某些非赢利性组织捐赠给予免税。

 

学校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实行书面评分制。

•从七年级开始实行打分制。

•增加6千名教师。争取将师资比例提高到每100名学生有9名教师(目前是100:8.2)。

•(在经济许可的情况下)大学生每月增加600克朗。其中政府津贴400克朗,贷款200克朗。

•对有孩子的大学生,附加津贴提高25%。

•从2011年起,高校扩招6000名学生。

学校

•到2014年投资13亿克朗用于教师培训。

•从六年级开始实行打分制。

•从六年级开始实行分文科和理科的国家考试。

•2011年起大学生贷款每月增加500克朗。

•好的学校应当得奖金。

•增加小学低年级的授课课时。

•增加学校的护士、辅导员和心理学家。

 

移民

所有的市级政府/社区有义务接受难民。

加大投入,使移民瑞典语教育SFI在质量上有所提高。

移民

•难民必须接受有关民主和人人平等价值观的教育课程。

 

省市政府

•许诺比现政府在医护、学校和老人照看方面多投入120亿克朗。

•2011年对市级政府补贴增加60亿。2012年增加40亿。

省市政府

•2011年增加30亿克朗支持市级/社区政府。

•每年拨款5亿克朗支持瑞典的体育运动。    

公司

•降低小公司的雇主税

•(在经济许可的情况下)降低餐饮业附加税。

 

公司

•餐馆业附加税减半(最早在2013年开始)。

•Telia Sonera电话公司、Nordea 银行和SBAB房贷银行等国资企业将全部或部分出售。

•国资电力企业Vattenfall的小部股份可出售。

环境

•燃油税提高0,49克朗。

•提高开车上班者燃油费(现为每公里1.85克朗)免税额度。

•对改用环保车的人给予鼓励。

•对投资于住房,使耗能减少30%以上的用户给予气候投入免税奖励(三年免收房地产税)。

 

环境

•对超级环保型汽车补贴4万克朗。

•在汽油中掺合乙醇的比例最高放宽到10%。

•以逐步免税的手段来鼓励含少量乙醇的汽油和掺合脂肪酸酯的柴油/生物柴油。

•延续国家在能源研究方面的投入。

•进一步鼓励太阳热能和太阳光板方面的投资。

•2010至2014年拨10亿克朗,改善海洋环境。

 

    当你从两大阵营的大选纲领中掂量不出有多大区别时,那么你就注意去听听他们各自的表述中背后的理念。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政治家都能清晰地表明他们的意识形态理念。今年选民抱怨较多的是,各政党领袖的讲演中听不出什么理念,政治评论家到了无语可评的地步。好像人人都是在说钱,选民们手中的选票象是瑞典克朗的兑换券。上周五,各大早报登的广告更是出新。

 pengar

 

温和党的大广告画面是钱包上夹着的一张500克朗的票子,文字解释说它同红绿阵营的区别在于:选择温和党,每月多一张。这种公开贿赂选民的做法在全世界不多见。要说新温和党新在哪里,它从保守主义转向民粹主义的路线是一大特点。民粹主义成为后冷战时代突出的意识形态现象,形成对左派势力的巨大威胁。不幸的是,许多社民党人非但看不到这一点,反而跟在后面跑,想如法炮制争取选民,那只能是望尘莫及。一个工人阶级政党,淡化了它意识形态的本来色彩,它的吸引力就自然消失了。民众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关心自己的钱包没有错。政治家如果也只关心钱包则是大错。钱袋子能决定票箱子,政治家的价值又体现在哪里?

    许多选民对当今政治家失去信心,原因是听不到他们能说出什么理念来,而只是学着用不同的手段达到相似的目的。对许多人说来,每个月钱包里多500克朗不足以提升幸福感。真正高收入者每月多出的可能是5000,50000,……,而你手中的500克朗有如高收入阶层的剩渣残羹。作为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在人们手中的货币增加的同时,商品价格的上涨和社会费用的提高会很快蚕食这部分资金。现政府延续下去,是会有一个平稳的发展时期。金融危机都安度了,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放弃这个诱惑,去选择一个新的政府,看一个女首相领导的政府在社会平等、经济平等、男女平等上能有何作为,一个左翼党的外交大臣会如何把列宁主义对帝国主义时代的分析落实到瑞典的对外关系上,一个环境党的经济民生大臣能如何使瑞典的科技和工业现代化。这种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可是瑞典有多少选民准备好了呢?

    中右联盟政党执政的四年,四架马车基本一路平稳。这次大选,四个政党在互谅互让的基础上,较早地提出了一致的大选纲领。这在当代瑞典政治中不为多见。印象中非社会主义政党执政总是很艰辛。各党之间的分歧和矛盾之大,往往等不到短短四年执政期满就不可收拾而散,没有连续执政的机会。本届政府在整个西方经济萧条的环境下强有力地保持经济发展,实属不易。许多选民愿意为此让联盟政府再续一届。但正如反对党指出的,瑞典在社会公平方面的倒退是很明显的,已到了非扭转不可的地步了。政府收紧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为国家省出了几十个亿,但后果是领社会补贴的穷人多了。减税让富人盆溢钵满,乐不可支;无业青年、单亲家庭和移民家庭等弱势群体走向贫困。绝对的贫困在瑞典是相对的,相对的贫困则是绝对的。社民党、左翼党和社会学者有着一致的看法,而执政的温和党不以为然。根据1984年欧盟制定的统一的、有科学计算根据的界定相对贫困和绝对贫困的标准,瑞典贫困现象不容置疑。本届瑞典政府却不予承认,首相雷因费尔特甚至还要求欧盟修订标准。有些选民认为,社会的两极分化趋势是存在的,趁它还没有走得太远,再给四党联盟一次连任的机会,等红绿阵营准备得更好些再上台也不为迟,瑞典总会回到福利国家的模式上来的。

    大选期间,社民党领袖Mona Sahlin萨琳好几次重复了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论述公平体现生产与消费关系的分配原则:“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她强调,我们社会中每一个人享有的平等待遇越多,瑞典就越强大。这仍是社民党有别于其它政党最显著的标志之一。在物质几近极大丰富的瑞典,达到这一步并非空想。除了分配领域,社会公平还要体现在许多其他方面。社民党领导人中很难再出现帕尔梅那样的政治家,可以用自己的见解去启迪民众,影响社会发展的进程。但政党领袖的远见卓识是不可或缺的。瑞典社民党要承续以往的辉煌,只能坚持传统,面向未来。用句时尚的话说是回归未来。Back to the future.

    当温和党声称它是一个新工人党,并在大选年民调显示得到30%以上选民支持的时候,一个长期处于瑞典第一大党地位的、传统工人阶级政党的支持率则时而跌落到30%以下。两大政党地位的交替换位,足以敲响社民党领导层的警钟。选战中,包括前首相Göran Persson帕尔松在内的社民党重量级元老在媒体公开地埋怨选战中领导的不力和红绿阵营的失策,使萨琳的团队有一种前门受堵、后院起火的感觉。也许如今的社民党的确需要来一次洗心革面的自我更新运动。昨天看到社民党重量级人物集体公开表态支持党主席竞选,但普通党员和选民们对她的支持能多一些吗?记得今年一月,朝野政党在电视台选战辩论伊始,一帮好事者借萨琳的名牌手提包做文章,把她过去的是是非非都扯出来。从那时起,媒体一直没有停止对她的明讽暗损。以至于许多人深受影响,听不得她说话。甚至于社民党人中都有人说,选什么人当首相都行,就是不能选她。好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要说今年的大选出现最大的偏差,就在于有部分选民不去关心各政党主张的差异,而是凭感觉找个好感多些的人。

    不论大选的结果如何,联盟阵营和红绿阵营得票都会是很接近的。这一点,一年前双方准备大选时就都有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的看法,到目前为止仍是如此。联盟阵营示强,底气将尽;红绿阵营示弱,还有后劲。令人担忧的是,进入九月份,民调机构统计显示,极右的Sverigedemokraterna瑞典民主党人支持率过了进入全国议会的4%底线,在两大阵营都没有足够多数的悬殊情况下,这个两头都无法与其合作的小党很可能成为议会天平上决定性的砝码而左右瑞典政治今后的走向。为此,萨琳代表社民党已表示,为不让这种局面发生,不排除与联盟阵营中诸小党的合作,以求得到议会中的多数。

    温和党的雷因费尔特表态说,凡是喜欢瑞典的人就不要投瑞典民主党人的票,瑞典要由最大的阵营来领导。这句话看似无错,但在政治民主的社会中会反而起激怒一部分人对各主要政党无视移民问题的不满,为了反对种族主义而投种族主义政党的票。昨天看报,社民党主席萨琳到马尔默做移民的工作,鼓励他们去投票,说不投票就是在帮瑞典民主党人的忙。听上去像是幼儿园老师在说狼来了的故事。我身边有移民,也有跟移民打交道很多的瑞典人,他们深知移民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把票投给瑞典民主党人了。我不认为这些朋友觉悟或道德在下滑,而是一种理智未泯的挣扎。他们起码看到瑞典还有一个政党有勇气直面移民政策的失误。本届大选,如果瑞典民主党人得票过4%进入全国议会,绝不能说明该党的胜利,而是其它所有政党的失败。在它们谴责种族主义的同时,应该检讨自己的软弱和漠视。

    解决瑞典的移民问题,社会投入浩大,与成效失衡。一些大城市周边出现少数民族集中区,瑞典人都不敢进去了。从个体看似乎融入社会不错了,可在民族整体上反而被分离了。移民中青年犯罪的问题,因为敏感,没有政党敢提。移民中的就业、教育、贫困等社会问题比退休者的问题大得多。对有些很实际的政治家来说,许多移民不去投票,选票很难争取到,放弃也不可惜。而瑞典的退休者是大选中最主动的一个群体,是各政党争取的重点。从两个阵营大选纲领中,人们可以看到许多对退休者的许诺,看不到对移民有什么许诺。各党对老年人照顾已尽无微不至,瑞典的老人和孩子一样幸福。但对移民问题可以视而不见。它们把退休者可工作年限放宽到69岁,不知能解决多少社会问题。总失业人口中,30%青年劳动力闲置空转,比起退休者能多干几年,孰重孰轻?记得萨琳在计算红绿阵营选票时说,比联盟阵营只差2万多张票。移民中哪个民族弄不到这几张票?可是华联要请个政党鼓动家来演说都请不到人,他们没空或许还没准备好怎么来说服这部分人。瑞典议会政党中目前还没有一个能真正代表移民利益和主张的。这说明少数民族在整体上融入瑞典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四党联盟能找到个非洲裔的人出任民族融合部大臣撑门面实属不易。近来媒体将她评为穿戴最得体大臣,不知是赞扬还是讥讽这个政坛花瓶。本届大选广告上,她的用语是:融入社会的钥匙-瑞典的语言。真是包治百病的白开水,深入浅出到了无物的透彻境界。联盟阵营提到对移民的“必须接受”简直把外国人当群盲了。民主和人人平等好像并不是瑞典土生土长的文明。更难理解的是,正是这些高喊人人平等的政治家们会让年轻一代去接受更低的工资和更差的就业条件,把最脏最累的工作留给移民去承担。

     从民调机构的统计来看,估计至少有15%的选民还没有明确自己的大选取向。大选日之前,9月12日晚,温和党领袖雷因费尔特和社民党领袖萨琳有一场面对面的电视辩论,9月17日晚,两大阵营领袖各自做最后陈述拉选票。这两场电视辩论会将对选民有较大的决定性影响。除了全国议会的选举,在省、市一级政党的主张更直接地影响人们的生活。作为选民,每个人有充分的自由在三级议会选举上选择不同的政党。希望同胞们关注选情,密切跟踪,通过这次大选,更多地了解瑞典的政党及其主张。只有了解了,才能更多地参与和产生影响,千万别轻看了自己手中的选票。

 拙人 2010-9-8

联系我们

华联秘书处 KRS Kansliet, Holländargatan 27, SE-113 59 Stockholm.  www.huaren.se,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Bankgirot Nr: 350-2382

华联会员组织:连各个协会

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华联公共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