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谈天说地和之下的分栏目的一切内容由作者负责,与瑞典华人联合会无关。

瑞典的政治时间表比这个国家的生活节奏要稍稍快一点。温和党领导的联合政府刚刚经历了金融危机还没喘过气来,首相在欧盟轮值主席大任上忙得不可开交,惊回首,发现离下一次公民的选择只有10个月的时间了。社会民意调查机构象是给病人量体温一样,不断地公布新的民意走向,各政党的宣传机器添油加料,准备开足马力运转。11月初的民调结果有一个令人担心的信号,极右的瑞典民主党人,这个本来快被人们遗忘的政党在国家经济不甚景气的条件下竟死灰复燃了。它在民众中的支持率达到6-7%上下,超出了4%进入全国议会的门槛。

 

 这个一开始就有浓厚纳粹主义和仇外主义色彩的政党曾经一度掩盖其狰狞,表现得不那么锋芒毕露。眼下赶上经济下滑,产业结构调整造成大量失业,这些自喻为民主党人,实则亵渎民主真义的一群,借为民请愿的民粹主义把戏,把经济不景气归咎于移民问题和种族问题,以批评政府移民政策失败为由,矛头直指移民中的一大批。10月19日,晚报上登出瑞典民主党人领袖吉梅•奥克松(Jimmie Åkesson)的惊人之语:“穆斯林是我们最大的外来威胁”。即使在这种情况下,11月份它在民众中的支持率还能上升,足见瑞典民主党人并不乏社会基础,其来势不可小覷。常言道,姜是老的辣。同那个1990年冒出来,10个月后大选闯进议会,四年后被赶出来自生自灭的新民主党不一样。瑞典民主党人1988年以来在瑞典政坛边缘潜伏了二十年之久,不鸣则已,一鸣怕是要惊人。我真是不希望看到让我不幸言中的结果出现。

 我们身为来自中国的移民,对瑞典政府移民政策的成就和缺失都是有所感触的。对来自中东等地区穆斯林国家来的移民多少有些接触或耳闻,深知社会融合之不易。作为想真正融入瑞典的一个族群,我们华人努力亲近瑞典人民,这比跟宗教文化传统相差较大的穆斯林人打交道容易得多。然而,同为一国的少数民族,华人和穆斯林人更有着唇齿相依的关系。在纳粹主义和排外主义政治势力面前,我们别无选择地一同站在反对的立场上。

 综合各民测机构调查统计的数字来看,目前社民党主导的红绿阵营支持率不到49%,执政的温和党主导的阵营支持率在45%上下。瑞典民主党人有望进入全国议会。但朝野两大阵营都视之为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为避免出现两大阵营在大选中因不够半数而要由瑞典民主党人的取向来定夺哪方执政的灾难性僵局,11月27日,瑞典社民党领导人莫娜•萨林表态说,社民党有可能同人民党和中央党联合执政。只要这个愿望得以实现,瑞典民主党人就算是进入全国议会,它也只能在议会的死角里待着。社民党提出打破传统格局,搞跨阵营合作的建议不失为将死棋走活的一个妙招。社民党向右靠的做法也说明它要坚持什么要放弃什么已无关宏旨,能回到引领国家的舵手的位置上是真正的硬道理。前一阵媒体揭露出来各政党领导人公开宣示的政策主张中相互抄袭,蔚然成风。不知是左右政党都在学着换位思考,还是拿来主义,推陈出新?反正能为老百姓办点好事实事,政党就有存在的意义。

 当11月份的月历要翻过去的时候,昨天从瑞士传出消息,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SVP)人民党提出的反对再建尖塔式清真寺的公民投票以民众57,5%的支持率通过了。这一结果,似乎是唤醒了沉默的大多数。我突然想起有位好事者Bruce Bawer写了本书《当欧洲沉睡时》,副标题--激进的伊斯兰是怎样从内部毁灭西方的。书中穷追不舍地挖掘伊斯兰同基督教的内在冲突,大有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气概。不过对于他勇于揭示时弊,以危言警世的学者风范,人们无可指摘。其实,我们生活在欧洲的少数族群对种族冲突是格外关注的。近年来发生在瑞典马尔默的穆斯林青年的骚乱,还有英国、荷兰、德国、丹麦等国发生的与穆斯林有关的事件。尤其是2005年秋法国巴黎郊外的骚乱,起因本与种族问题无关,但事态发展,移民后代参与打砸抢烧,犹如井喷式爆发。这些恶梦般的事件让欧洲人回味起来,怎么能不产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之联想。今天在瑞士的公投,难道不会什么时候在瑞典变换另一种形式出现?

 瑞典是北欧地区移民最多的国家。900万人中,123万人不是在瑞典出生,占13%以上。其中穆斯林移民难于融入社会是一个积重难返的问题。大城市周边出现移民集居区,有如国中之国。移民的就业问题,教育问题,当地政府难处多多。每逢大选,主要政党都尽力回避移民话题,因明知不能为之故不可议之。老百姓看到社会产生种族隔离的现象已成为瑞典社会的一个定时炸弹,问题是什么时候会爆炸。

 中国移民因为几乎没有宗教问题,在解决了主要的语言问题之后,融入瑞典社会比较容易。华人家庭第二代就更没问题了。11月9日,中国《人民日报》刊登了瑞典汉学家罗多弼的一篇文章,强调中西文化差异没那么大。人类基本需求和情感是很相似的,独特性是以普遍性为基础的。他的这一观点我很认同。我们搞华联的人,不只是为了让中国人抱成团,而更是为了使每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中找到自己合适满意的位置,从而提升整个华人族群在瑞典社会中的地位,将中华文化的独特性和谐地融入到瑞典社会中去。

 瑞典的华人组织政治经验不足,参政还只是一个中长期的目标。但既然组织起来了,就应该关注国家的政治生活,照顾好本族群的切身利益,并争取让社会听到它的呼声,推动社会的发展。

 

丘山白水        2009-11-30

联系我们

华联秘书处 KRS Kansliet, Holländargatan 27, SE-113 59 Stockholm.  www.huaren.se,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Bankgirot Nr: 350-2382

华联会员组织:连各个协会

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华联公共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