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谈天说地和之下的分栏目的一切内容由作者负责,与瑞典华人联合会无关。

20169月,瑞典社交平台上流传出社民党主席、政府首相Stefan Löfven斯戴范·勒万戴着的是Patek Philippe名贵手表,价值275000克朗,有图有出处有真相。此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一时间点评汹涌,有人指责工人阶级政党领袖佩戴如此奢华的社会主义手表,公理何在?

媒体穷追不舍,很快发现,勒万的这块手表,是他20年前在瑞典五金工人工会当干部时,到美国同机械师和航天工作者国际协会交流时,对方赠送的纪念品,表上有IAM协会字母缩写,这本不该和奢华表混同。而且到该会网站礼品店上查看,根据不同款式,该类纪念表价格明码标价84 - 106美元,和名表价格275000克朗差之甚远。

可问题是,舆论是能淹死人的。你认不认账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说你是,不是也是。三个月过去了,社交平台上的人对他还是揪住不放。跟不讲理的人讲道理就会变得无理可讲。勒万首相索性顺水推舟,既然你们坚持要信,我也信了,这表就值27.5万克朗。他在脸书上发广告,通过tradera网上拍卖此表。

为了使这只表被认为物有所值,勒万的说明中渲染到:不管是谁买下它,这个人能得到的是一块漂亮实在的好表。它已跟随我20多年,我希望它还能再走至少又一个20年。它曾陪伴我到过无数个工作场所、参加会议、谈判和代表瑞典出访。…… 不管你出价还是不出价,我们都要学会,少信点网上传言,多相信机械师对质量的感觉。

一周的时间里,536/次出价,1217日中午,拍卖时间截止时,最后中标者以88300克朗的价格将手表收入囊中。所得金额转给音乐救助的艺术界慈善组织,用于第三世界的儿童教育。

 

这本来是件无聊至极的政治人物八卦事件,但在穷极无聊之际,笔者也愿意奉陪一回。回想起2010年大选之前,报界记者把前社民党主席莫娜·萨林一个红色LV手提包拿来炒作,说是市值6千克朗,等于医务护工半个月的税后收入。左翼人物发声,说如此奢华炫耀,是对社会民主的威胁。右翼借此机会,为社民党竞选设置新的障碍。最后萨林不得不在网上拍卖掉包包,8200克朗所得捐给了非赢利社会团体。其实那是她过50岁生日时,一位作家在西班牙度假时花420欧元给她买的礼物。想想也够惨的,中国卖菜大妈都能用的LV包,怎么瑞典政治家就不能用?

 

对同样一张照片上的人物,有人问,为什么没人质疑雷因费尔特首相的手表,那是只价值2.2万克朗的瑞士浪琴牌手表。雷首相以公私分明为由,断然拒绝了社会质疑的纠缠。但要知道,在瑞典,得罪媒体是件最令人糟心的事,就连瑞典王室也惹不起媒体。现代社会的网络平台,人言可畏,工人阶级政党的领袖在“政治正确”上经不起一点偏差。

但令人担心的另一面是,强大的舆论压力和社会压力之下,政治家的面目和行为被人为地扭曲。萨林卖包,勒万卖表,以后还有谁再卖什么?人非圣贤,社民党领袖也不外乎凡夫俗子。那么高的薪水都拿了,除了交党费的部分,个人消费只要与收入相符,就不能受外界的摆布,而失去真实的自我。这次勒万首相的手表,就算是27.5万,对月薪16.4万的首相来说,买一块戴戴也不是什么罪过。被舆论和议论左右的个人行为,最大的危险在于蓄意掩盖,转变成虚伪。

在这点上,我更欣赏的是温和党前首相雷因费尔特,他敢对外界质疑说不。大不了把我赶下台去,做官不成,做人坦诚。对这次卖表事件,社交平台上的许多议论,有极左的和极右的,往往都是偏激的。而真正的主流舆论是不发声、不介意的。因为主流社会大部分人持有的普遍价值观念,给人足够的私人和个人隐私的空间,对公众人物有公众的底线标准去衡量,而不设过高的标准去苛求于人。

勒万首相对人们少信网络传言的劝导,很难对改变社交平台的生态环境有所作为。通常没有话语权的人需要利用网络让社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但这些人的影响力始终不可能很大,这主要是由于他们认知的局限性使然。明智的政治家对此应有基本的估计和掌控。因害怕非议而过于谨慎,说明当事人缺乏信心和自信。

接着八卦勒万的那块手表,表面上IAM字样代表的全称是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 and Aerospace Workers机械师和航天工作者国际协会,因为会员分布于美国和加拿大,所以用国际一词。看到这个工会的名称,还勾起我对30年前一事的回忆。

1985年国际劳动节,为庆祝中华全国总工会成立60周年,我当时所在的全总国际部竭尽全力,邀请五洲四海十三个外国工会代表团前来助兴,其中就有由美国机械师和航天工作者国际协会主席威廉·温皮辛格和美国联合汽车工人工会主席欧文·比伯率领的美国工会访华团。424日,中顾委主任邓小平在人大会堂会见了该团。据我了解,这是邓小平唯一一次接见外国工会代表团。机械师工会比较特殊的是,它是美国劳联-产联中少有的敢同中国和苏联工会往来的组织。汽车工人工会的名声较大,是因为其前主席伍德科克担任过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

此事又让人想起前几年在中国流行的表叔一词。20128月,陕西省延安市发生特大交通事故,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赶赴事故现场,他因面带微笑引发网友不满,此后被人肉出在不同场合先后佩戴五块不同品牌款式的名表。网友继续发动人肉攻势,又为杨达才找出六块名表,总价值超过20万元。因此被戏称冠以表叔表哥名号。经一年查处,杨达才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他是中国表叔第一人,后来因为手表而栽跟头的大小领导不知又有多少,以至于各级领导人不得不低调做人。这部分地说明,媒体监督和社会监督还是有一定积极作用的。但这种通过表象深究贪腐的手法是有很大局限性的,也是无法制度化、科学化的。

勒万卖表之后,以后还戴不戴表?戴什么表?有什么表能匹配他的身份和收入水平?这可能是勒万给自己出的难题。作为此文八卦的结尾,特别推荐一款最朴素最无名牌特征的手表,相信他得到过,但没有使用过。表面上英文字母缩写ACFTU代表的是中华全国总工会。

 

金陵拙人20161218日于瑞京城外旭园草堂

联系我们

华联秘书处 KRS Kansliet, Holländargatan 27, SE-113 59 Stockholm.  www.huaren.se,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Bankgirot Nr: 350-2382

华联会员组织:连各个协会

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华联公共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