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谈天说地和之下的分栏目的一切内容由作者负责,与瑞典华人联合会无关。

9月初听说中国要有烈士纪念日了。这个充满历史感的新闻让我心中一颤。可不是嘛,中国众多的传统节日,我这代人都说不大清楚来龙去脉,昏昏然已随度半生。现代的节日,工青妇幼都没落下,教师、军人也有自己的节日。商业化的父亲节、母亲节、情人节、光棍节更是来势汹涌,唯独没有给称之为烈士的那些人在日历中留下空间。一个民族总需要有一个能够振奋民心的节日,烈士纪念日是对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的拯救。

人是要有点精神的。我认为,精神的力量除了在生存环境中自发产生的,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从往日的英雄、今日的烈士那里继承下来的。在当今高度物质化社会,自恃眼光敏锐的迷茫一代聚焦于首富、权势,以为市场经济就是以金钱论英雄。他们忘了是什么人把这个民族从黑暗、战火和奴役中解救出来。半个世纪前,一位非洲裔美国网球名星Arthur Ashe说了一句难以和他职业相联系的经典句子:“真正的英雄主义……其驱动力不在于不顾一切地去超越别人,而在于不惜一切地去服务别人。”烈士纪念日是我们安下心来,把阿里巴巴冲击华尔街股市的喧嚣设到静音,来思考什么是真正的英雄主义的时刻,去回忆你所知道的那些付出全部、而根本不计回报的先人。

140930a

9月份回宁探望父母,过农历的中秋节。届时应安徽省书画院刘延龙院长之邀,约两家新四军后代同往皖南泾县。我没在安徽生活过,但履历表上安徽的籍贯随我此生,皖南之行有寻根的意义。第一站是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

140930b

新四军是我爷爷和父亲“上阵父子兵”打鬼子参加的部队。车入泾县地界,路过新四军烈士陵园,我的崇敬心情便油然而生。怨不得生不逢时,该读书的年代无书可读,但总还记得当年在小伙伴中流传甚广的陈毅军长的《梅岭三章》: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投身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先辈们的情怀透过一字一句,滋养了我们清贫中成长过来的一代。烈士纪念日的设立使我们向先辈们致敬的理由变成行为,并示后人。这趟旅行收获颇丰,但还是遗憾没有带上父亲,去无为县新四军七师司令部旧址看看。上次回家他还提起那个旧址,说那是他入伍的地方。他们过去的一群伙伴,十几年前还有来有往,有几个叔叔伯伯我还能叫出名字,现在只剩他一人了。有这么个烈士纪念日伴他度年如日,即使是寂寞到百年,能目睹沧海桑田,也将是一种造化。

140930c

从普罗米修斯为人类偷取火种带来光明而受尽苦难的传说,到从小听到的前人为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自由和解放英勇牺牲的故事,英雄主义情怀最容易撞击少年时代的心。而那些,在现代社会的忙碌中几乎被封存了。我们的确是需要不断地清理那些旧事,为的是给现在一个提醒,给未来一个指点。

同处亚洲的中日两国在对待历史和先人的态度上有较大的不同。日本人讲民族性,不讲正义性。凡为国捐躯者,不论行善行恶,都是民族英雄,灵位放在神社里供人参拜。中国人因曾经的屈辱而一次次地抗议,有什么用啊?你倒是也把自己的民族英雄的灵位放个地方让人瞻仰啊!国人为了正义性,会不当地把民族性放在一边,为抗日战争国共两党的功过是非而争执不休。难道全民族亿万人民的胜利不足以给师出同门的两个政党增光添彩吗?希望首个烈士纪念日在捐弃前嫌上再辟新径,让每年的9月30日成为海峡两岸人民共同纪念的日子。

自旅居瑞典后,民族主义的概念从政治正确的高度上被淡化到工人没有祖国的地步。瑞典二百年没有战争,特别是处于两次世界大战的战场边缘而未卷入战争,挪威和芬兰的先后独立也未兵戎相见,继而能保持着世界上最好的睦邻关系,这些听上去像是在印证北欧神话。虽然经历了不出英雄的年代,但英雄也不是没有出。二战期间,当纳粹德国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的时候,瑞典驻匈牙利使馆的外交官Raoul Wallenberg 劳尔·瓦伦倍日以继夜地为十万犹太族人发放瑞典的保护性护照,让他们“合法地”逃出法西斯的魔掌。1945年苏军拿下布达佩斯,把他当间谍送进苏联监狱,1947年死于狱中。在以后的瑞苏关系中,瓦伦倍始终是一个重要话题。在当代瑞典对外关系中,瓦伦倍的名字时常出现,不是因为他出身豪门,而是因为他在践行人道主义方面无与伦比的贡献。加拿大、澳大利亚、以色列和匈牙利等国授予他荣誉公民的称号,有些国家把8月27日定为瓦伦倍日,以缅怀他的事迹。2012年,在纪念瓦伦倍诞辰100周年之际,应他的家人和瑞典政界、社会名人的要求,瑞典正式定每年8月27日为瓦伦倍日。

140930d

140930e

另一个传奇般的英雄是作家出身的外交官,上世纪五十年代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瑞典人Dag Hammarskjöd达格·哈马舍尔德。在冷战最火热的年代里,他成为周旋于美苏两霸、结束殖民主义的强人。1956年,他为释放美国在朝鲜战争被俘飞行员一事专程到北京同周恩来会晤,化解了当时令人不可思议的难题。

140930f

140930g

1961年,为解决刚果危机,哈马舍尔德在赴北罗得西亚调停冲突的飞行中以身殉职。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环境优美的使馆区,沿着湖边有一条以他的命名的小路,路边有一个写着“为和平服务”的墓地。每年联合国日和一些重要日子,可以看到人们摆放的鲜花和缎带。

140930h

不久要通行的瑞典新币1000克朗上印有哈马舍尔德的形象,世人将常常见到他的英容。在我看来,上述两位民族英雄的业绩不是在瑞典本身,而是在于他们用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的光辉传送出去的瑞典软实力。这两位烈士,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金陵拙人于瑞京城外 2014-09-30

联系我们

华联秘书处 KRS Kansliet, Holländargatan 27, SE-113 59 Stockholm.  www.huaren.se,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Bankgirot Nr: 350-2382

华联会员组织:连各个协会

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华联公共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