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谈天说地和之下的分栏目的一切内容由作者负责,与瑞典华人联合会无关。

欧洲议会选举投票

这个周末,瑞典公民们将再次走向投票站点,去完成每五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街头巷尾悬挂的各政党领袖和欧洲议员候选人的头像和竞选词,让有些人一时恍惚。去年秋天刚刚搞完大选,该给的选票都给了,今春还要什么?殊不知,这次的投票,关乎的是欧盟28个国家涵盖五亿人口的欧洲共同市场。

 

要说欧洲联盟,还要从二战后的西欧说起。1952年战后恢复时期,欧洲开始一体化进程。首先由德、法、意、荷、比、卢六国的煤炭和钢铁共同体开始,1958年后扩展到其它工业产品,服务和金融,成为我们熟知的欧洲经济共同体。1993年改名为欧洲联盟,那时合作范围扩大到外交政策。瑞典是1995年加入欧盟的,那时欧盟共有15个成员国,但瑞典没有加入到欧洲货币联盟中去。

 

欧盟的机构有各成员国政府首脑组成的欧洲委员会,有部长级的议事机构欧盟理事会,有打理行政事务的机构欧盟委员会,有欧洲法院,欧洲中央银行,而唯一的民选机构是有立法权的欧洲议会。526日星期天我们要投票选的就是代表瑞典去欧洲议会制定欧洲规则的人。

 

瑞典国会中8大政党,加上一个从不言败的女权党,9个党推出331位候选人,选民们要从中选出21名议员(比5年前多一个名额),竞争性不可谓不强。从58日开始的提前投票来看,今年的选民投票率预计在58%左右,高于2014年的51%。这是个可喜的变化。但让人迷茫的是,到投票截止还有两天了,约三分之一的人手持选票,说不知道该把票投给谁。

 

欧盟要做的是:在欧洲范围内制定标准,并监督标准的有效执行,范围涉及到:环境气候、捕鱼业、警察跨境合作、难民、对欧盟外贸易、支持农业和食品安全等。现在欧盟国家开始考虑整合欧洲的军事力量。

 

现在欧盟已经做到的是:保证欧盟成员国之间货物、服务、人员和资本的自由流动;在移民/难民、能源、环境、农业、消费者利益保护、防止犯罪等方面制定出规则;通过各种经济手段和欧洲货币联盟的渠道,在经济层面进行合作。

 

欧盟对瑞典的重要性在于这个稳定的内部市场。瑞典2018年外贸出口的60%8984亿克朗)是在欧盟市场内,欧盟也是瑞典公司对外投资的主要市场。瑞典从欧盟国家进口占进口总额的70%6214亿克朗)。瑞典的经济严重依托外贸,欧盟这个最大的盘子必须守住。对这一点,瑞典的政治家、企业家和民众有高度一致的认同。

 

欧洲议会的选举,有点像瑞典三级议会的选举。你可以投政党的票,也可以直接在选票的人名上画叉。各个政党的观点主张,要是来不及细看,可以直接到网站上valkompassen.svt.se/ 做题选择。欧盟选举指南,总共33个选择题。选完了,你的票就知道该怎么投了。不过不要相信它所示的515分钟能答完题,一个小时完成就不错了,特别是像我这样瑞典文水平让人着急的人。因为你在举棋不定时,往往要点击箭头后的链接读许多文字内容,比较各政党不同表述之间的差异。

 

有些欧洲议会候选人由于专业知识和能力见解比较突出,容易引人关注和值得信服,而这些个人的观点往往能被不同政党所接受。所以,选民在把票投给他们时,不那么顾及党派背景,对人对事不对党。这是同国内大选有比较大的差别的。不过最终这些议员还是带着政党色彩在欧洲议会中工作的。欧洲28个国家的总共751名议员(其中瑞典占20个席位)在平常工作中是根据大致的党派倾向组合成8个派别在议会中相互牵制。其中最大的组合是人民党(217名议员),其次是社民党(186名议员)。这跟瑞典国会中有8个政党非常相似。

 

目前,瑞典各政党在欧洲议会中的20个议员席位的分布是:S社民党5席,MP环境党4席,M温和党3席,L自由党2席,SD瑞民党2席,C中庸党、V左翼党、KD基民党和FI女权党各1席。

 

根据有关民调机构统计,前几天各党的支持率是这样的:

S社民党: 23,5 %(24,8 %) – minus 1,3 %.

V左翼党: 7,2 %(11,1 %) – minus 3,9 %.

MP环境党: 10,7 %(10,6 %) – plus 0,1 %.

M温和党: 15,9 %(12,6 %) – plus 3,3 %.

L自由党: 5,2 %(5,3 %) – minus 0,1 %.

KD基民党: 9,9 %(9,7 %) – plus 0,2 %.

C中庸党: 8,6 %(7,4 %)– plus 1,2 %.

SD瑞民党: 16,2 %(13,7 %) – plus 2,5 %.

FI女权党: 1,1 %(1,1 %) – 0 %.

第一组数字是今年预计数,第二组括弧内是2014年的数,第三组是两次选举增减数。不过,这只是一家之测,各个民调机构会有出入较大的数字。

投票前的这个周末,电视辩论会上出现的面孔,给你留下较深印象的可能会是这些人的个人魅力。投错了党没关系,能代表你的观点更重要。我从网上投票指南答题后的结果中得知,我的选择最接近于温和党,这让我感到有点意外,但我不意外的是,我离左翼党和瑞民党这两个极端相距甚远。为拉选票,各政党的宣传智慧不断发挥。基督教民主党KD并不是我最喜欢的政党,但这次的口号Make EU lagom again 让欧盟再次合适,很有美国总统Trump创普的气魄,英文口号中用了个接受度最高的瑞典字lagom,让人过目不忘。

 

1995年瑞典刚加入欧盟时是比较勉强的。1996年的民调显示,瑞典国民30%的人对欧盟持积极支持态度,大多数人随大流。到2018年,有59%的国民对欧盟持积极态度,这部分人的增加主要在知识阶层,他们更理性地看待欧盟的作用,而反对欧盟的人只占15.6%,集中于受教育水平低的群体。

 

当世界进入激烈竞争的时代,维持和平需要各种力量的平衡。随着俄罗斯的复苏,中国的崛起,美国的对手在加强,三足鼎立还没稳固,力量还不匹配。欧盟作为第四极的平衡力量变得十分重要。欧洲联盟是世界上所有区域里发展得最成熟的国家合作方式。虽然英国正在退盟的过程中,但这个跟美国走得最近的国家退出去,对欧洲更独立地发挥平衡力量的作用未尝不是件好事。从退一步进两步来看欧盟,它在经济上的有限损失可以从政治上和军事上的进一步合作中得到补偿。欧洲一体化的大趋势不会受制于一国的改弦易辙,尤其是这一国主要是出于一己之私。刚才英伦三岛传来消息,说梅姨首相泪别唐宁街,英国退盟并非一帆风顺。

 

说句闲话,英国退盟(Brexit)普遍翻译为脱欧,本人认为这是史上最臭的翻译。欧洲联盟,欧是地理概念,英国再折腾也跑不出欧洲。联盟是政治概念,可以入盟,参加这个机构,入了不合适可以退盟。如果英国要退出欧盟叫脱欧,那么土耳其等欧洲国家申请要加入欧盟该叫什么?

 

这两年,不断有人在提醒新的战争危险。因为经济利益的得失,大国在寻找新的平衡,各种冲突不断发生。在欧盟内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也有增无减,这需要各国人民的觉悟和对策。世界的多极化有助于钳制发生战争的因素,对不靠谱的俄罗斯最好不要抱太大幻想,欧盟倒是值得看重的。现在最怕的是,经济上的老大老二互怼,一旦美国的麦卡锡主义碰上中国的文化革命,死磕,这个世界就悲催了。

 

我对欧盟没有研究,但感觉它面对的挑战不少。欧盟要为所有的成员国制定统一的法规和标准,要有广泛的实用性和适应性,特别是在外交和军事等重大问题上的看法要能被成员国普遍接受;欧洲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在拉大,这成为同一组织中各国合作的客观困难;还有欧盟在世界格局中的特殊地位。过去美苏争霸世界,欧盟基本上是美国的跟班。把苏联搞垮后,中国崛起,美中俄三家争,欧盟靠那边都不合适。中美贸易摩擦,中国拉,美国压,欧洲采取什么立场,会关系到最后的结局。

 

还有一个瑞典老百姓挺关心的问题是欧盟的会费。欧盟收会员国会费的标准相当复杂,除了有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还根据其它经济条件和地区条件等因素综合制定出标准。每年收进1.3万亿克朗。欧盟的财政预算,先由欧洲委员会提出,交部长联席会议/欧盟理事会讨论,最后由欧洲议会通过。每年预算开支中85% 都通过欧盟支持的发展项目返还到各成员国,还有一些是多国参与的合作项目,使参与国受益。

 

欧盟的年度预算大致可分几大部分,最大的部分是用于可持续发展,实行共同的农业政策。农业补贴占去预算开支的38%,而这个比例在1984年时是73%。经济发展和就业的投资占30%。为缩小贫富国家间的差别,调节地区政策,也是个不小的部分。至于欧盟机构的行政开支,2018年只占到总预算的6.7%。要是批评欧盟是个官僚机构,看它干这么多事,也应该口下留情了。

 

具体到瑞典,中央政府预算90000亿克朗,交欧盟的会费是300-400亿克朗,约占4%,扣除欧盟项目补贴返回部分,净支出为2%多一点。看上去不是什么接受不了的事,但比起出得少拿得多的国家,瑞典人心情不太平静。毕竟,瑞典交的会费是按人头分摊最高的国家。如果英国退盟成功,瑞典承担的部分又会提高一个台阶。瑞典克朗不是从欧洲大陆上随风刮过来的,克朗最近的不断贬值,瑞典人相对并不那么富裕了。然而,抱怨归抱怨,谁叫你是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呢?国际地位和国际责任是联系在一起的。在争论瑞典对欧盟的钱花得值不值的问题上,许多人反问,要是不花这笔钱,我们能比现在活得更好吗?常人的回答,显然不能。想用一国之力影响和改变世界,瑞典这样的小国没有可能,唯有抱团欧盟,瑞典的声音才能被听到。

 

瑞典中央政府对欧盟的积极姿态是很明确的,瑞典市级地方政府kommun对欧盟的积极态度也是普遍的。90%的市政府领导人都公开表达对欧盟的支持。工商界出于自身发展,好像没有反对欧盟的。民众当中一部分传统产业工人对欧盟是有恐惧感的。在欧洲议会选战中,瑞典总工会会员支持社民党的人已经低于三分之一,许多选民跑到反对全球化的保守主义政党瑞典民主党那头去了。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工人阶级。

 

东拉西扯,言归正传。欧洲好,对瑞典好,当然对居住在瑞典的华人也好。我们能为巩固和发展欧盟作出贡献,往大了说,也就是对世界和平的贡献。花点时间,花点精力,了解一下手中选票的分量,星期天投出去,也算是为了自己尽一份责任,其它的闲话就不多说了。周末愉快!

 

拙人 2019-05-24

读八个政党应选答复有感

9月1日星期六,瑞典议会八个政党的代表将应邀参加瑞典华人联合会召集的大选对话会。昨天听说华联发出的书面问题都得到答复,今天星期五,我必须先过一遍,了解背景情况,以便明日有备而往。

首先听说有人议论华联的出题不合适。作为政治素人,出题当然不那么专业,只是抛砖引玉,供答题者自由发挥。最让中国移民二代笑话的可能是5年和30年的数字,瑞典大选四年一届,5年一定是参照中共党代会的频率,经济上5年计划的算法,要是中长期看结果,瑞典人会以20年(5届大选)或40年(10届大选)做参照,30年是从哪到哪儿?不过,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国内接待瑞典团时,就有瑞典人报怨,大选四年一届过于频繁,政党社团等把很多做事的精力都耗在选举上了。没准什么时候,瑞典议会就决定改变大选周期了,华联的超前思维并不构成严重失误。

据说瑞民党SD,温和党M,基民党DK是第一批提供书面答复的政党。瑞民党的文字最少,语焉不详。声称是政党中最清醒最直面问题的一个。它强调治安,暗示引发治安问题的根源。而对瑞典最大的经济问题、教育问题和医疗问题,该党外行到几乎无法涉及。这样的党即使参与执政,估计会大力扩充警察局,把移民局收编进去,每年的工作指标是遣返移民,国家预算省下的钱分给退休老人,将瑞典恢复到old good days过去美好的日子。这个党的历史背景我就不提了,免得读者生气,它现在说的好话也不能相信,毕竟它没有进入过政府,空头支票可以随便开。该党白人至上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是致命的危险。有的移民到瑞典后,不愿活在移民圈子里,追求白人社会的高大上,关门主义是绝对利己的选择。这些人甘愿被瑞民党牵着鼻子走,饮鸠止渴,最终会殃及自身。瑞典的未来在于文化的多元性、经济的全球化,历史的走向不会倒退。在对外政策中,它在答复中特别提到改善和以色列的关系,这倒是从反面看出它对阿拉伯国家和穆斯林文化的基本态度。瑞民党的包容性之差,不会只对某些特定的族群,华人族群不得不防。

温和党的答复读上去明显不同,言之有理,言中有物。它有执政的经验,有国际化现代化的眼光,简短的答复中涉及面广泛,对华关系上,除了扩大交流合作,也不回避阻碍因素,希望能够避免。我周围的人倾向投温和党票的人真是不少,我过去也投过它的票,在此多议,会有助选的嫌疑,就此打住。

基民党是个挺有意思的党。它对医疗和老年护理的偏重,让人感觉它也是个话题党。它对税收政策的建议看上去不大实际。读基民党的答复,给人一种美妙的感觉,对国家前景的描绘像是美图软件加工后的图片。在环境问题上,对巴黎协定的目标,对2030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实现都乐观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只是到了对华态度上出现转变,指出:Samtidigt bör finnas möjlighet att säga nej till vissa typer av investeringar i  Sverige och EU, som känslig infrastruktur, telekomsystem och annat som kan användas till övervakning eller dataavläsning. “同时应有可能对(中国)在瑞典和欧盟的某些投资说不,只要这些投资涉及到敏感的基础设施、电讯系统、以及其它可用于监视或刺探数据的设施。” 我从中读出美国川普主义的套路,联想到美国、澳洲、欧洲几个国家对中国通讯技术出口的抵制和封杀。例如像华为5G这样本来只是纯技术的通讯设备,他们非要跟国家安全挂钩,你中国企业有先进技术,就是不让你进来。假如基民党的保守主义和冷战思维对瑞典政府外交政策发生作用,估计华为、中兴就该回家了。明天基民党派来的代表Caroline Szyber 议员是瑞台议员协会的骨干,主张为台湾恢复联合国席位。去认识一下这位议员也会是明天去听会的一个理由。

中间党的答复好像是篇幅较大。语言之美,犹如以文学艺术方式表达政治理念,读起来很是享受。这份答复里,我找到五处提到medmänsklighet以人为本。对待移民问题、种族问题、环境问题、男女平等问题、法制问题、价值观念问题都围绕着瑞典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国家。有两个句子不得不照抄一下:

Sverige ska vara ett land där vi står fast i våra värderingar även när det blåser hårda vindar. 任凭风云险恶,瑞典国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念不动摇。

Vi vill se en värld där alla länder är fria att välja den väg de själva vill, utan hot om militärt våld från andra länder för att få dem att ändra sig. 我们要看到的世界是,所有的国家都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选择道路,而不受外国军事暴力的威胁要求它们去改变。

可能是我小资情结太甚,觉得这样的政党不进入政府是国民的一种损失。一个以农民为主体的政党,一百多年把自然主义、人道主义和浪漫主义坚持到当今时代,本身就是史诗般的,不投它的票,也要为它加油。

自由党的答复有如中间党的续篇,把这两个小党合二为一,说不定也跟温和党不相上下。它一向重视学校教育,重视民族融合,对人权和平等格外侧重,在国际上反对专制。它经常把中国和俄罗斯相提并论,让人感觉有一种偏见。但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习以为常,听之任之了。

左翼党的答复足够简短,文字足够有力。第一段出现十次Frihet自由这个字眼,接下来讲平等,讲公正。可能是它总处于在野党的地位,它除了铿锵的语言,没有什么具体建设性的政策主张。它在瑞中关系上,把人权问题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足见欧洲的共产党和亚洲的共产党之间在意识形态上也有鸿沟。

社民党的答复来得最晚,篇幅最小。可能是大选压力太大,无人无暇顾及华联的出题,写几句大选应景的句子,有失执政大党的风度与水准。不过,对来自中国的移民,它能保证的是,它对瑞民党毫不妥协的对抗立场。在打击犯罪问题上,它的强硬态度似乎是要跟在野党赌气。社民党本身的不振,和领导层的水平多少有些关系。在对华关系上,它把所谓的瑞典公民桂敏海这个人提出来,作为改善两国关系的一个条件,看不出有什么重要意义。这牵涉到国家主权,还是社民党的意识形态,我有点分不清是非。

环境党的答复据说是由一个写作小组完成的,篇幅上多少能看得出来。然而,篇长并非好文章。除了环境这个主题,其它一段段对瑞典前景的描述,让人觉得是瑞典旅游局的宣传稿。这种唱赞歌式的描述对我们生活在瑞典的华人来说实在是锦上添花,没有必要。对待接受难民问题,它的表述只有正面的、积极的,同瑞民党的妖魔化、恐怖化完全是两个极端。这种党执政,给民众一种不放心感。环境党对政治经济问题有许多天真的看法。在现政府中,该党的人占据的某些位置,有才不配位的现象。瑞典人民普遍地迫切地关注环境问题,但只靠这个党是不够的。瑞典其它各党对环境问题也是与时俱进、有真知灼见的。

当然,仅从这次书面问答的结果评判各党的政策主张是远远不够的。明天面对面互动交流更是一次极好的机会。华联有瑞典文很好的人担任翻译,帮助大家交流,也许你的观点能改变政党的代表和到会的听众。那么,星期六新星中文学校,我们不见不散!

拙人 2018-08-31 晚

2018瑞典大选前浅见杂谈

距瑞典市、省、全国三级议会大选揭晓已进入倒计时。是改朝换代还是涛声依旧,9月9日星期天听一锤定音。这是四年一度对瑞典政党的大考,是几百万选民给各党派议会候选人的出题。有一种普遍的说法,来瑞典的中国人不关心政治。可是,每逢大选在即,在我周围的许多朋友,为那些政党的是是非非争论得面红耳赤,拍案咆哮,甚至可以到有我没你,六亲不认的地步。因为,选哪个政党上台执政或在议会中抗争,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而唯有利益是可以争得、得不可失的。

阅读更多……

子类列表

联系我们

华联秘书处 KRS Kansliet, Holländargatan 27, SE-113 59 Stockholm.  www.huaren.se,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Bankgirot Nr: 350-2382

华联会员组织:连各个协会

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华联公共微信号